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鱼儿主页马会开奖 >

【古人有瘾】如何在古代当好一个自媒体大V?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   浏览次数:

  香港挂牌,开公号容易,但谁最有可能成为最赚钱的那个大v,这里有个人选——清代的才子袁枚。

  袁枚年少就很有才,他12岁考中秀才,21岁就得到了广西巡抚的举荐,在京师获得“奇才”的美名。

  两年之后,袁枚中举,次年又考中进士,进入翰林院。可没过多久,袁枚却因为满文考试不及格被外放知县。

  在外做地方官的六七年,袁枚勤政爱民,但是各种应酬逢迎和琐碎的工作又让他心累不已。种种压力之下,33岁这一年,袁枚决定:我不干了。

  这个园子可不简单,据说这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建的曹家花园,后来为继任织造隋赫德所有,等袁枚买的时候,园子已荒废多年。

  他把园林的名字从“隋”改名为“随”,从此转型为一个自媒体博主——“随园先生”。

  辞官的那天,袁枚就已经下定决心:必须要学会经营理财,才能真正做到随心任性。

  他花了很大的力气运营“随园”这个品牌,先后几次大修,最终让随园成为江南人尽皆知的“人间天堂”。

  可家境一般、又没做几年官的袁枚,哪来这么多钱呢?总结袁枚的生财有道,有这几样:

  随园很大,袁枚就先把园子边上的山田池塘出租,从此以后每年都可收租金,而且家里每天的蔬菜瓜果、鸡鸭鱼肉都有农户直接供应。他还在安徽置了了一块地,同样有所收益。

  作为一个自媒体,写作能力才是生存之基。袁枚是文坛高手,他从小爱书如命,文章也写得好,诗歌、文章议论、志传、碑记、书序、题跋等样样都能来。

  而且跟那时的诗人边考据边写诗不一样,袁枚主张“性灵”说,认为诗歌要展现人的真性情,直抒胸臆,比如他有一首著名的小诗《苔》:

  随着粉丝渐长,袁枚开始出书,他的《随园诗话》《小仓山房诗文集》都是畅销书,官员和市民都抢着买,海外也有慕名而来的读者。

  而且,他自己家里就有刻版印刷的作坊,可以自产自销,他的书一版再版,他又一再修订重编,如果当年有作家富豪榜,袁枚绝对名列前茅。

  好多豪门富户听说他的声望,就纷纷求袁枚为他们题几幅字、写写传记或者墓志铭。他也来者不拒,给钱就写。

  除了诗文写作,袁枚闲的时候还写小说,他在公号连载志怪小说《子不语》,写些神灵鬼怪、世态人情、奇事轶闻,同样大受欢迎。

  名声积累到一定程度,袁枚就卖起了课,他开了培训班广收学生,晚年还收了一批女弟子,成为女性诗歌史上不可小觑的创作群体。

  凭着一手好文笔和经营头脑,袁枚的名气和社交圈越来越大,到暮年,他已经有“田产万金馀,银二万”,真正实现了财富自由。

  袁枚爱吃,而且非常会吃。他认为,美食之美不在数量而在质量,“豆腐煮得好,远胜燕窝;海菜若烧得不好,不如竹笋”。

  只要吃到好吃的,他一定会拿小本本先记下来。他的《随园食单》,详细描述了326种菜肴和各种点心,从山珍海味到家常小菜,从选材到品尝应有尽有,连厨房小白都可以跟着做。

  “小猪一个,六七斤重者,钳毛去秽,叉上炭火炙之。要四面齐到,以深黄色为度。皮上满满以奶酥油涂之,屡涂屡炙。”

  “用嫩腐煮去豆气入鸡汤,用鳆鱼(鲍鱼)片滚数刻,加糟油、香蕈起锅。鸡汁须浓,鱼片要薄。”

  比如,他不爱吃火锅。认为一物应该有一物的滋味,总有厨师喜欢把鸡鸭猪鹅放在一起炖,他气呼呼地说,要是鸡鸭猪鹅有灵魂的话,我想它们一定会到枉死城里告状鸣冤!

  还有人烹饪燕窝的时候喜欢加上鸡丝肉丝,他又崩溃了:这哪儿是吃燕窝呀,这不就是吃鸡丝肉丝吗?

  同为吃货的汪曾祺不喜欢袁枚,说他本人并不会做菜,只是把很多听来的菜谱写在一起。但袁枚写的《腌蛋》(高邮咸鸭蛋)就让他很亲切,而且“与有荣焉”。

  他家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名厨王小余,别人开多高的薪酬都挖不走:“知己难,知味尤难”,只有袁大人懂我!

  但这位名厨早早就去世了,痛哭之余,袁枚也为他写了一篇人物传,也因此,王小余就成了古代第一位有传记的厨师。

  袁枚四十多岁的时候,有个叫胡文炳的相士给他看相,说他会63岁添子,76岁寿终。结果他果线岁得了一个儿子,便对这个“寓言”深信不疑:76岁应该就是自己的大限了。

  到了76岁,袁枚的身体大不如从前,他又想起了相士说过的话,于是这天,他在公众号更新了一篇:《腹疾久而不愈,作歌自挽,邀好我者同作焉,不拘体,不限韵》。

  他苦劝大家,生死有啥可忌讳的呢?人间一趟,我可不想空着手回去,所以你们赶紧多给我写几篇吧!

  到了76岁这年的除夕,袁枚早早就将家人召至身旁,连83岁的姐姐都陪在他身边,紧张地等待死亡的降临。

  天亮了,这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袁枚高兴坏了:“我要把自己的名字改叫刘更生,不,要叫李延年!”

  此后,彻底放下心来的他就开开心心地享受生活,到处游山玩水,71岁登上福建武夷山,77岁重游天台,79岁游历于吴山越水之间,80岁还去杭州游玩,度过了快乐的好几年。

  82岁时,他留下两首《病剧作绝命词,留别诸故人》《再作诗留别随园》告别人间,写得也很潇洒:

  “千金良药何须购,一笑凌云便帆真,倘见玉皇先跪奏,他生永不落红尘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rethafo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